戴望舒:跳湖逼婚,掌摑初戀,一生三段婚姻,最后差點為情自殺

2020-04-28 10:49 評論數:

自殺" alt="戴望舒:跳湖逼婚,掌摑初戀,一生三段婚姻,最后差點為情自殺" />

  1935年春天,戴望舒從法國留學歸來,第一時間發現自己愛了八年的姑娘竟然投入了另一個男人的懷抱。一時之間,他怒火攻心,當眾給了施絳年一個耳光。他不敢相信,這個在他筆下,像丁香花一樣結著愁怨的姑娘竟是個騙子。更殘酷的真相是,在他出國后不久,施絳年就已經結交了這個男朋友。

  時間倒退到1928年,這一年,23歲的戴望舒因卷入革命浪潮,來到好朋友施蟄存的家里避難。在這里,他遇見了自己夢中那個撐著油紙傘,哀怨又彷徨的姑娘,此人正是施蟄存的妹妹施絳年。戴望舒對施絳年一見傾心,并寫下詩歌《雨巷》向她表白。沒想到幾天后,施絳年退還了詩稿。

  施絳年的冷漠讓熱情的戴望舒一下子無所適從,性格內向的他只能任由感情的火焰燒得自己難受。他失態地去追問施絳年,為什么不能接受自己,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好?施絳年冷冷地告訴他:

“不是。你的詩寫得很好,你有權送給我,可是我也有權拒絕。”

  見到戴望舒郁郁而歸,施蟄存委婉地轉告他,自己的妹妹個性強,不喜歡戴望舒身上那股子詩人的憂 郁。

  可是戴望舒心中愛情的火焰卻還在悶燃,不曾熄滅。1928年初夏,他邀請施家兄妹到杭州一游。到了杭州,他立馬拉著施絳年去西湖邊進行了一次誠懇的談話。在他的二次表白下,施絳年還是不為所動。

  絕望之下,戴望舒在她面前跪倒,以死相逼,縱身就要跳湖。施絳年被嚇得慌了神,只好答應了他的請求。不過條件是讓戴望舒前往法國留學,取得學位,為兩人的婚姻打下經濟基礎。戴望舒如獲大赦,滿口答應,卻沒想過這只是施絳年的緩兵之計。

  1932年,戴望舒滿心歡喜地踏上了前往法國的求學之路,這是他為自己和施絳年的未來邁出的一大步。到了法國后,戴望舒先后在巴黎大學和里昂中法大學就讀。但是因為家里的經濟條件并不寬裕,戴望舒在法國的求學生活過得相當艱苦。大多時候,他只能通過給人當翻譯和家教掙取一部分生活費。悲哀的是,在戴望舒正為生計發愁的時候,國內的施絳年已經心有所屬,愛上了一個冰箱推銷員。

  戴望舒雖然遠在法國,但還是聽到了一些流言蜚語。這時候,他開始坐不住了。戴望舒開始瘋狂地給施絳年去信,拍電報,卻得不到回應。心急如焚的戴望舒在法國一刻也待不下去了,他開始故意荒廢學業。在中法大學學習期間,他不上課,不按時交作業,也不參加考試,最終得償所愿地被勒令退學。

  在戴望舒出國三年后,他最終以這種方式灰頭土臉地回到了國內。最讓他傷心的是,有關施絳年的那些緋聞竟是真的,自己日思夜想的姑娘移情戀了。這樣的背叛讓戴望舒如墜深淵,失望至極。

  在和施絳年解除婚約后,戴望舒每天都要沉浸在自己悲觀的小世界中,不可自拔。最后,同為詩人的好友穆時英看不下去了,他對戴望舒說:

“你不要灰心,施蟄存的妹妹算什么,我妹妹比她漂亮多了。”

因此,在穆時英的介紹下,戴望舒認識了穆麗娟。穆麗娟和施絳年完全是不同的兩種女子。穆麗娟比戴望舒小了12歲,看起來溫柔娟秀,氣質憂郁,和戴望舒筆下的丁香姑娘如出一轍。最重要的是,穆麗娟是個富有文藝氣質的姑娘,戴望舒的詩才在施絳年那兒得不到欣賞,在她這兒全成了熠熠生輝的光環。很快,戴望舒在施絳年那兒受的情傷重新在這個小姑娘身上得到了治愈。因此,兩個人的結合也顯得水到渠成。

  1936年6月,戴望舒和穆麗娟在上海舉行了隆重的婚禮。新婚之初,兩人的生活滿是濃情蜜意的浪漫。據說戴望舒每個周末都要帶著穆麗娟到文友那兒品茶跳舞,生活好不愜意。然而,好景不長,隨著女兒朵朵的降生,生活便開始少了一些二人世界的浪漫,大大小小的矛盾開始爆發。

  在創作上,戴望舒是個完美詩人,但是在生活上,他卻很難稱得上是個好丈夫、好父親。在兩人的婚后生活中,戴望舒在大多時候只是一心沉醉于自己的創作事業,從不過問家事,對妻子和女兒也少有關心疼愛,夫妻間的感情自然因此疏遠。同時,這種婚姻當中的冷暴力也讓穆麗娟對丈夫一點一點地心灰意冷。

  除此之外,戴望舒對施絳年的念念不忘也成了穆麗娟心中一道過不去的坎兒。在戴望舒為電影《初戀》的主題曲《初戀女》所填的詞中,字里行間無不滲透著他對施絳年的懷念。一連好幾次,穆麗娟發現戴望舒在夢中都呼喚著那位丁香姑娘,不由得怒火中燒。

  1940年6月,穆麗娟的哥哥穆時英因為在日偽機關里做事,遭到國民黨特工的暗殺,穆時英得知后泣不成聲,而戴望舒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“一個漢奸死了,哭個什么勁?”并且,因為自己和穆時英政見不合,戴望舒還極力阻止穆麗娟回上海奔喪。

  穆麗娟無法再容忍丈夫的霸道和不可理喻,帶著女兒毅然回到上海。戴望舒不死心,追到上海,但是此時的穆麗娟已經下定決心要和他離婚

  戴望舒一口拒絕了妻子,期間,他還寫了一封遺書給穆麗娟:

“現在幻想毀滅了,我選擇了死,離婚的要求我拒絕,因為朵朵已經五歲了,我們不能讓孩子苦惱,因此我用死來解決我們間的問題,它和離婚一樣,使你得到解放。”

  穆麗娟見到戴望舒如此沖動,還是擔心不已,趕回了家里,卻發現戴望舒只是偷偷躲在同學家里,欺騙了自己。她憤怒不已,再也無法忍受丈夫,兩人最終分手。

  兩人離婚后,戴望舒后來又邂逅了生命中的第三個女子——比他小了20歲的楊靜。因為兩人年齡相差太大,這樁婚事一直不被人看好。戴望舒卻力排眾議,在一片反對聲中和楊靜走在了一起。

  不過前兩段感情的失敗,并沒有給戴望舒帶來教訓和反省。在第三段婚姻中,他依舊我行我素,以自我為中心,對妻子有著很強的控制欲。不久后,他和楊靜的婚姻果然因此發生危機。楊靜因為不滿丈夫的種種行為,在婚內和其他人發生了婚外情,這段婚姻最終也宣告破裂。

  戴望舒一生三段感情,每一段都以失敗告終。作為一個浪漫的詩人,他對完美愛情有著天然的憧憬和期待,但是這也導致他終其一生,愛而不得。畢竟,生活的本質是柴米油鹽之下的平靜與瑣碎,而并非他筆下的每一首詩,開的都是浪漫的花,結的都是理想的果。

相關文章
標簽/專題
頭條推薦
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
意甲2018-2019赛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