譚嗣同:無子女不納妾,就義后,夫人對著畫像哭泣,愿來世再相逢

2020-04-29 12:06 評論數:

  1898年深秋,落葉滿階,夜涼如水。伴著屋外的凄風苦雨,一個女子獨坐在湖南瀏陽家中,對著墻上的一幅男子畫像飲泣不已。

  “結縭十五年,原約相守以死,我今背盟矣!”為了變法大業,他慷慨就義,絕筆信上,“閏妻如面”四個字,一度讓她痛不欲生。

  畫中人劍眉星目,正氣凜然,正是“戊戌六君子”之一的譚嗣同,他遇害這年,夫人李閏33歲。

  志同道合,伉儷情深

  恩愛仿佛還在昨日。

  他們都出身于書香門弟,官僚家庭,她自幼失母,18歲時,由父親做主定了婚姻。婚后,夫唱婦隨,或作詩吟詠,或撫琴抒懷。

  他“倜儻有大志,淹通群籍,能文章,好任俠,善劍術”,經常游歷在外,觀察風土結交名士。

  她以樂羊子妻自居,支持他上下求索。

  清政府糜爛,劍膽琴心的他苦惱于“平日所學茫無可倚”,“徒具深悲”之余,開始鉆研佛學,受他影響,她與他一同實踐。

  她投以木桃,他報以瓊瑤,唯一的兒子夭折后她再未生育,他不僅不納妾,還公開著文反對納妾。雖然聚少離多,但伉儷情深,在女性地位低下的封建社會,實屬罕見。

  1895年,清政府與日本簽訂了喪權辱國的《馬關條約》,民族危機空前嚴重。

  北游訪學時,譚嗣同結識了梁啟超和康有為,從此走上維新之路。

梁啟超與康有為

  他憂國憂民救亡變革,撰寫《仁學》抨擊“綱常名教”,她操持家務默默支持,孝敬老人撫育侄輩;

  他在湖南創立“不纏足會”,她積極響應,不僅出資贊助,還帶領家中的大足仆婦走上街頭宣傳不纏足的好處;維新派婦女成立中國婦女會時,她參與創辦并任理事,婦女會主辦的《女學報》開創了中國婦女報刊之先河。

  在宣傳變法維新的路上,她與他并肩作戰,志同道合。

  一言成讖,愁煞未亡人

  辦報講學讓譚嗣同名揚天下,光緒皇帝要親自召見這位“新政人才”。

  “國事大有可為”,他躊躇滿志。出發前夜,他意氣風發地與她對彈自制的“雷殘琴”與“崩霆琴”。

  1898年5月22日,他起程赴京。臨行,特贈她《戊戌北上別內子》:

“婆娑世界善賢劫,凈土生生此締緣。十五年來同學道,養親撫侄賴君賢。”

  那天,剛好是他們結婚十五周年,綿綿情意,可見一斑。

譚嗣同書信

  變法路上波譎云詭,譚嗣同北上后,李閏對月焚香,祈禱平安,“如有厄運,信女子李閏情愿身代”。

  一言成讖,百日維新失敗,她等來的,只有噩耗。

  在給她的絕筆信中,他把倆人比作佛教中“生生世世,同住蓮花”的迎陵毗迦同命鳥,愿她“視榮華如夢幻,視死辱為常事”,他的靈魂,將與她“魂夢相依”。

譚嗣同《獄中題壁》

  譚嗣同被害后,李閏取他獄中所作“忍死須臾待杜根”的詩句,自號“臾生”,表示含悲茍活之意。她還作《悼亡》詩懷念:

“已無壯志酬明主,剩有臾生泣后塵。慘淡深閨悲夜永,燈前愁煞未亡人。”

  繼承遺志,終成“巾幗完人”

  作為未亡人,李閏深感責任重大。受譚嗣同精神感召,她以家國復興為己任,慷慨拿出大部分家產,聯合有識之士一起創立了瀏陽第一所女子師范學校,任榮譽校長。

  她銘記他“惟必須節儉”的囑咐,穿布衣布履,吃粗茶淡飯。白天,她指導校務討論教學,夜深仍巡視在宿舍,給學生留下“學監仰慈顏,朝夕訓導忙”的印象。

  她教導學生要自強自立,不做寄生蟲。后來,這所學校走出了革命家、畫家,還有中共第一位女縣長,對于當時的女子教育,李閏可謂竭盡全力。

  此外,她還熱心慈善,看到重男輕女惡習導致的棄嬰、溺嬰現象時有發生時,她捐出錢財創辦育嬰局。善舉得到響應,有人捐錢,有人捐出閑置的房產,數百個小生命得以挽救。

  拯救女嬰的同時,李閏還深入鄉間,調查棄嬰狀況。她呼吁摒棄舊觀念,“掃蕩桎梏,沖決網羅”,而這,正是譚嗣同在《仁學》中主張的思想。

  二十多年,物雖已非,人還如是。沿著他走過的路,她繼續向前,60歲生日時,康有為和梁啟超合贈她一幅橫匾,上書“巾幗完人”。

“巾幗完人”牌匾

  幼時失母,青年喪子,中年喪夫,一個舊式女性,歷經萬千悲苦,卻仍活出了新的精神維度。

  1925年,李閏去世,如生前一樣,她默默地站在譚嗣同身后,唯一的心愿是:“來世化作采蓮人,與君相逢橫塘水”。

相關文章
標簽/專題
頭條推薦
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
意甲2018-2019赛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