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女人才是蘇軾的靈魂伴侶,從良后,到死都一直跟著他不離不棄

2020-04-29 13:14 評論數:

  蘇軾不僅為官之路極為不順,而且,在情感方面也是一路充滿了波折。他一生有過兩次婚姻,兩任妻子都與他感情極好,但是,都未能與他白首到老。其實,他一生中深愛的女子,除了兩任明媒正娶的妻子,還有一個一直難都以忘卻的堂妹,以及,寵愛至極的小妾王朝云。

  然而,在諸位紅顏知己中,唯有王朝云才能算得上是他真正靈魂意義上的伴侶。

  1071年,由于蘇軾上書言及新法的缺點,最早,導致宰相王安石對他心存怨恨,于是,這位宰相便讓人在皇帝面前提及蘇軾的過失之處,蘇軾因此被迫離開了京城。被貶離京,對蘇軾仕途的打擊是巨大的,但是,也讓他有機會能夠接觸到風景秀美的杭州

  杭州的美景令他著迷萬分,他為此寫下了很多贊美此地美景的詩句。其中,一首《飲湖上初晴后雨》更是讓西湖火了上千年:

水光瀲滟晴方好,山色空濛雨亦奇。

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妝濃抹總相宜。

  可以說,蘇東坡的文學修養和語言造詣,是不得不佩服的。將西施(西子)比作西湖,真可謂妙想天成,令人回味無窮。

  并且,在這個風景如畫的杭州,蘇軾遇見了他生命中一個最重要的女人,王朝云。朝云由于家庭貧困,所以,從小便流落風塵。但是,她姿色動人,又頗懂樂理,能彈得一手琵琶,因此,在風塵女子中顯的格外不同。

  《蘇軾年譜》中對朝云有著這樣的記載:蘇軾和朝云初相識時,朝云已經是一位“名妓”,深受蘇軾喜愛,被納為侍女。其實,朝云與蘇軾第一次見面時,年方十二,十二歲的女孩怎么可能會被封為“名妓”,顯然,這段歷史記載是有所失實的。

這個女人才是蘇軾的靈魂伴侶,從良后,到死都一直跟著他不離不棄

  蘇軾在杭州時,身邊并沒有多少女妾。他曾在《朝云并引》的序言中言及:“蘇家本來有幾個女妾,奈何,在四五年間相繼離去,這種變化讓蘇軾難以接受。”當他看到張先年八十五歲時,仍然納了兩房小妾,以及另一個老人刁景純在垂暮時還修筑“藏春塢”金屋藏嬌... ...蘇軾不由得發出了“惟有詩人被折磨,金釵零落不成行”的感嘆。

  之后,朝云作為一個侍女來到蘇軾身邊,在一定程度上減輕了正室王閏之的負擔。朝云與正室相處得非常好,除了正室王閏之本身的開放態度外,朝云的聰明和乖巧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。

  “朝云”這個詞讓人不由自主的聯想到宋玉的《高唐賦》。楚襄王和宋玉曾經前往云夢古澤。襄王對眼前所見云霧的種種變化感到非常好奇,所以,他問宋玉:“這些云霧是什么?”宋玉回復:“朝云。”,并告訴他:巫山之女與楚懷王夢遇并“旦為朝云,暮為行雨”的傳說。

  所以,我們猜測,“朝云”這個名字有可能是蘇軾受這篇文章的啟發之后,而為這位愛妾所取。

  朝云剛到蘇家府邸時,不善筆墨。她過去在風塵中能夠學到的,只能是歌詞唱曲,以及侍茶待客的本領。朝云的琵琶彈奏特別動聽,每當蘇家宴請賓客時,總少不了讓朝云彈奏琵琶為客人助興。黃庭堅都曾作詩夸贊過朝云的琵琶:

馬卿勸客且無喧,請以侍兒臨酒樽。

妝罷黃昏簾隔面,曲終清夜月當軒。

弦弦不亂撥來往,字字如聞人語言。

千古胡沙埋妙手,豈如桃李在中園。

  由此可見,朝云在琵琶上的造詣非常高超。并且,蘇軾也曾寫下五首與琵琶有關的詩句,幾乎每首都能看到朝云的身影。

小蓮初上琵琶弦,彈破碧云天。分明繡閣幽恨,都向曲中傳。

膚瑩玉,鬢梳蟬,綺窗前。素娥今夜,故故隨人,似斗嬋娟。

  朝云跟著蘇軾以后開始學習讀書寫字,她對書法特別感興趣。 后來,蘇軾曾在《悼朝云》提到:“朝云剛來時不通筆墨,后來開始讀書寫字,懂得楷書書寫的方法。”熙寧七年,蘇軾去往今天的江蘇鎮江一帶公干,曾收到朝云給他寄的家信。

  當時,正值春節,而蘇軾孤身一人漂泊在外。他收到這封飽含朝云對他濃濃情義的家信,特別激動開心。蘇軾對這封信一直銘記在心,并且,在之后的詩詞中多有提及。蘇軾離京之后在杭州居住了四年,之后又遷居多地,因官途坎坷而一路漂泊,后又因烏臺詩案被貶。

  他來到黃州任職團練副使,此時,的他雖然身居官職,但是,是一個戴罪之人。幸運的是時任黃州知州的徐君猷對他以禮相待,沒有落井下石怠慢分毫,這才使得蘇軾能夠在此地安穩定居。剛剛來到黃州時,朝云才十九歲,她侍奉于蘇軾左右,沒有半句怨言。

  根據通常的做法,為官之人一旦被謫放,就無法領取朝廷俸祿了,只能領取一點基本生活物資,這就導致了蘇軾在黃州的生活很困難。當舊友馬夢德來到黃州看望蘇軾時,看到他如此窘迫的生活,才幫他向當地衙門申請的一塊土地以供其基本生活。

  這塊土地大概有50畝,此后蘇軾在這塊土地上耕種度日。蘇軾將這塊土地稱為“東坡”,自號“東坡居士”。在黃州的歲月里,朝云衣著樸素,精心照料蘇軾的生活。由于,此時兩人有了更多的相處空間,所以,兩人的感情迅速升溫。大概就在這個期間,蘇軾將朝云納為小妾。

  1083年,朝云生了一個兒子。當時,蘇軾已經四十八歲了,算得上是老來得子,所以,他格外高興,對朝云更是疼愛有加。蘇軾在兒子出生后曾寫信給御史蔡承禧,在信中蘇軾稱呼朝云為:“穿云藍小袖衣服”的人。

  由此可以發現,蔡承禧一定是曾經見過朝云,但是,不知道她的名字。

  蘇軾一向不愿意與女人混在一起,就算他的正房王閏之也不常與他相見,但是,他卻很樂意陪伴朝云,朝云對他這樣的行為也尤為感動。蘇軾給兒子取名為遁兒,體現了他對仕途斗爭的厭棄和避世之意。并且,蘇軾也在很多詩句中也表達了濃厚的避世隱居的愿望。

  當地有“三朝”的習俗,所謂“三朝”就是在孩子出生后的第三日要給孩子沐浴。蘇軾在兒子宴上曾作詩道:不奢求兒子心智多么聰明,只希望孩子能夠長命平安。但是,事與愿違,這個孩子只活了十個月便夭折了。孩子的去世對朝云的打擊也特別大,失去愛子的朝云悲傷成疾。

  蘇軾仕途不順,痛失愛子,前路迷茫,心中萬分悲痛。這一時期,蘇軾的詩中充滿了這種悲痛與悲憤之情。為此,蘇軾更是深深地自責著,甚至,他認為干兒之死,是受到自己的連累:

忽然遭奪去,惡業我累爾!

衣薪那免俗,變滅須臾耳。

歸來懷抱空,老淚如瀉水。

  東坡的哀傷已近極至,朝云的悲痛可想而知。詩的第二首,更是直接的述說了此時的朝云:

我淚猶可拭,日遠當日忘。

母哭不可聞,欲與汝俱亡。

故衣尚懸架,漲乳已流床。

  1094年四月,蘇軾得到朝堂任命,前往今廣東英德任朝奉郎,這是個正七品官職。按照宋朝的法律,被貶謫的官員在得到任命后必須馬上啟程赴任,不得耽誤。蘇軾赴任的時候正是梅雨時節,當蘇家一行人沿著太行山趕路時,每個人的心情都像這個季節一樣陰沉低落。

  經過漫長的跋涉,當到達安徽省當涂縣時,蘇軾又接到朝廷的命令,讓他去往惠州,任職建昌軍司馬。其實,這些都是章惇在搗鬼。當時,章惇和蔡卞兩人在朝野中執掌大權,他們對舊黨派的人心存怨恨,在掌握強權之后,開始瘋狂報復舊黨派人物,而蘇軾就是眾多受害人之一。

  蘇軾為人十分簡樸,府上下人侍妾也就只有數人而已。與別的官員比起來,顯得格外的寒酸。由于惠州是一個蠻荒之地,遍布瘴氣毒物,所以,蘇軾在被貶此地之后決定解雇這些下人侍女,讓他們自謀生路。

  此時,只有朝云堅決拒絕在蘇家衰敗沒落之時離開,決心陪伴蘇軾南行赴任,照顧他的生活。

  蘇軾晚年的思想中有著非常強烈的佛教情感,在他的影響下,朝云也開始學習佛學,希望通過修行佛法 來化解心中的喪子之痛。來到惠州的第二年秋天,窗外的落葉沙沙作響,秋風瑟瑟,滿是蕭索凄涼之感。

  蘇軾在閑坐之時受此景影響,不免覺得情緒有些壓抑,他于是讓人擺酒決定借酒消愁,還讓朝云唱上一曲《蝶戀花·花褪殘紅青杏小》:

花褪殘紅青杏小。燕子飛時,綠水人家繞。枝上柳綿吹又少。天涯何處無芳草。

墻里秋千墻外道。墻外行人,墻里佳人笑。笑漸不聞聲漸悄,多情卻被無情惱。

  但是,卻沒想到朝云站起來清了清嗓子卻半天都沒有動靜。待蘇軾抬頭看去,竟然發現朝云愣在那里,無聲的落起淚來。蘇軾趕忙上前安慰愛妾,原來,朝云竟然在這樣的氛圍和歌詞感染下,莫名的傷感而哭泣起來。

  蘇軾為愛妾拭去眼淚,為了不讓愛妾傷心,假裝大笑的說道:“我正在悲秋呢,你卻又傷春起來。”

0

  在蘇家衰敗沒落的情況下,朝云仍然選擇追隨在蘇軾左右,他們在困境中一路相濡以沫,攜手相望。蘇軾對這份情義非常感動,同時,也對朝云報有一份愧意。1096年春,蘇軾特地請來幾位相熟的朋友為朝云過生日,蘇軾為慶賀朝云生日寫下了《王氏生日致語口號》:

羅浮山下已三春,松筍穿階晝掩門。

太白猶逃水仙洞,紫簫來問玉華君。

天容水色聊同夜,髮澤膚光自鑒人。

萬戶春風爲子壽,坐看滄海起揚塵。

  其實,這種文體通常只使用在一些非常重要的場合,用在這種過生日的場合,只能說明蘇軾對朝云深切的愛意,也為了能在他們平淡的生活中增加一些驚喜。也是在這一年,造化弄人,這對相愛的人還是走到了緣分的盡頭。

1

  這年六月份的天氣異常炎熱,朝云不幸的感染上了季節性流行病。

儲藥如丘山,臨病更求方。

仍將恩愛刃,割此衰老腸。

  由于,惠州是個蠻荒之地,難以找到醫藥,而且,當時蘇軾的兒子在外運送木頭,在無人無醫的情況下,朝云的病情急劇惡化,以致難以醫治,朝云熬到了七月五日還是去世了。

  朝云在彌留時刻,頭腦仍然保持清醒,她口誦金剛經四句偈,直至去世。在朝云去世后,按照她生前的愿望,蘇軾將她的墳墓葬在了城西豐湖邊的松樹林中,并且,在不遠處就有著一座寺廟,以顯示朝云一心向佛之心,他還親撰墓志銘,寫下了《悼朝云》:

苗而不秀豈其天,不使童烏與我玄。

駐景恨無千歲藥,贈行惟有小乘禪。

傷心一念償前債,彈指三生斷后緣。

歸臥竹根無遠近,夜燈勤禮塔中仙。

2

3

  并且,蘇東坡還在墓上筑六如亭以紀念王朝云,后人依據“六如”之意,又在亭的兩側鐫下對聯:

如夢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電;

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。

  參考資料:

  【世事如夢,夢醒無痕——蘇軾《朝云詩》并引、《宋朝大文豪蘇東坡侍妾——王朝云》、《蘇軾年譜》、《蝶戀花·花褪殘紅青杏小》、《王氏生日致語口號》、《悼朝云》、《六如亭》】

相關文章
標簽/專題
頭條推薦
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
意甲2018-2019赛程 时时彩开奖是人工控制 查询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安徽快3游戏即将上市 怎么开赌博的网站 东方6+1开奖走势图 佳永配资-网上股票官网 吉林快三一定牛 时时彩自动投注软件 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分分彩规律的计算方法 内蒙古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14 福彩3d牛彩图迷汇总 12099期排列3预测 理财平台 安徽快三二码遗漏一定牛